佛山顺德区塑料商会
Left,Right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联系人:彭小姐
  • 电话:0757 22369665
  • 手机:18933004387
  • 传真:0757 22250816
  • 公司地址:广东佛山大良街道办事处新松居委会广珠公路新松路段顺兴商业大厦203号之七
Main
行情资讯

格林循环拟募资9.37亿元投入循环再生10万吨改性塑料等项目

发布日期:2021-07-30

格林美7月25日晚间公告,控股子公司江西格林循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格林循环”)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获深交所受理。

招股书显示,格林循环拟募资9.37亿元,分别投入到年拆解15万吨报废“非补贴类”电子电器项目、年循环再生10万吨改性塑料智能制造项目、高分子材料循环利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早在去年,格林美已经启动了拆分格林循环的动作。2020年10月,丰城发展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乐清德汇等十余家战略投资者合计向江西格林美资源循环有限公司增资5.68亿元,获得公司部分股份。

7月26日,格林美相关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分拆上市后,格林美与格林循环的主营业务不会出现重叠,同时格林美的财报表现也会得到进一步改善。”

据招股书,拆分之后,格林美的主营业务变为动力电池材料制造与废旧电池回收等新能源业务,而格林循环的主营业务为电子废弃物循环利用与废塑料改性再生业务。

格林循环获得了母公司格林美剥离出来的废弃电子电器业务,但也面临着与同行一样依赖政策基金补贴的难题。

行业基金补贴难到账

格林循环的主营业务之一是电子废弃物拆解,在2021年第一季度占到主营业务收入的75.67%。招股书中,格林循环称,废家电拆解业务的毛利率甚至高于家电制造企业平均水平——主要家电制造上市公司毛利率为24.37%,而主要电子废弃物拆解公司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毛利率为28.31%。

但这样一个看似“钱途无量”的蓝海行业,却迟迟拿不到钱——各家企业财报上都躺着巨额的应收款项。而这些应收账款绝大多数都有一个共同的来源:由国家下发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

2012年7月1日,国务院出台《废旧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以 “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空调器、电脑”等“四机一脑”五种家电为代表,实施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

由税务局、海关对“四机一脑”产品的生产者和进口产品的收货人或者其代理人征收基金,再将征收来的基金用于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费用补贴,具体由生态环境部审核,财政部支付。

这部分征收的基金最终也会作为成本一部分,体现在消费者的支出中。简单来说,普通消费者在购买上述“四机一脑”时花的钱,都有一部分成为处理它们报废的补贴。

目前合计有五批共109家废旧电器、电子拆解企业进入基金补贴名单,自2016年后不再有新企业进入名单,行业格局已经基本稳定。

但对于这109家企业来说,每年的补贴往往要等到两三年后才能到手。以格林循环为例,截至2021年3月,公司最近获得的一笔基金补贴款,其实对应的是2017年第二季度。

漫长的基金补贴到款时间,也导致格林循环流动资产中应收账款占比极大,2021年一季度15.10亿元流动资产中,有12.25亿元属于应收账款——其中12.21亿元为应收基金补贴,应收基金补贴占流动资产的80.86%。

这也是废弃电器电子业的常态。

行业龙头中再资环(600217.SH)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流动资产总计53.49亿元,其中应收基金补贴为43.77亿元,占比81.83%。

而行业另一家公司——华新绿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新环保”),根据其年报和回复函,公司2020年流动资产6.85亿元,应收基金补贴为4.39亿元,占比64.09%。

基金补贴是否存在无法到账的风险?7月26日,一不愿具名的行业内部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并不担心,“虽然搞不清楚为什么基金补贴发放这么慢,但相信晚一点总会到账的。”

同样在冲击创业板的华新环保,3月30日在致深交所的回复函中解释道,虽然基金补贴款审核和拨付流程较长,企业取得基金补贴的时间较长,回款较慢,但是预计公司未来不存在无法收回基金补贴的风险。

分拆上市的利益最大化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分拆上市的根本目的都是从母公司价值能否得到提高,以及价值提高的幅度出发,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上述格林美相关人士坦言,由于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到账较慢,将相关业务分拆上市有利于改善母公司格林美的财报表现,而分拆出去的格林循环可以通过外部融资获得新的“造血”能力。

据格林美年报显示,其2020年底应收帐款为25.46亿元,而格林循环IPO招股书披露2020年底应收基金补贴金额为11.40亿元。

也就是说,在拆分上市前的2020年,未到账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已经占到了母公司格林美应收款的44.79%,而电子废弃物综合利用业务的营收仅占格林美同期总营收的9.02%。

如何解决过度依赖政策补贴的行业通病,格林循环在募集资金的拟投资项目上也有所体现——募资项目之一是建设年拆解15万吨报废“非补贴类”电子电器项目。

上述格林美相关人士告诉时代财经,预计募资项目完成后,格林循环“补贴类”电器电子业务营收,将被压缩到主营业务营收的30%以内,进一步降低对于基金补贴的依赖。

时代财经注意到,2015年2月发布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2014 版)》,在原“四机一脑”的基础上增加了9类,即吸油烟机、电热水器、燃气热水器、打印机、复印机、传真机、监视器、手机、电话机,但有关部门至今尚未出台对新增9类的补贴标准。

对于想要独自冲击创业板的格林循环来说,必须要证明的是,离开了母公司依然可以持续盈利。在行业基金补贴总是“姗姗来迟”的大环境下,强化“非补贴类”业务或许是一种选择。